貴州分社 ? 正文
當前位置:>>首頁>>市州之窗>>正文
貴陽市白云興農中學校長:二十六載辦學實踐 見證不變教育初心
發布時間:2019-12-16 11:22:07 稿件來源:貴陽日報

12月6日,雪霽天晴,碧空萬里。

  78歲的貴陽市白云興農中學(以下簡稱“興農中學”)校長蒲邦順,戴著助聽器,坐車近3個小時前往黔南州獨山縣興農中學“傳經送寶”。

  這一幕,與6年前蒲邦順第一次前往獨山縣開展教育扶貧工作的情景很相似。這一次,蒲校長還帶上了興農中學后勤管理部門負責人,計劃投入1000萬元進一步美化綠化獨山縣興農中學的校園環境。

  一進入獨山縣興農中學,“蒲爺爺好”的問候聲不斷。這里的高中生,大多數來自農村,他們習慣稱呼校長為“爺爺”。和校長爺爺坐在草坪上交談時,他們會敞開心扉暢談學習狀況和人生理想。

  幫學生們圓夢,是蒲邦順最大的愿望。他經常說:“我是農民的兒子,依靠教育改變了命運,我要盡力幫助更多的農村孩子通過接受良好的教育,走出貧困的大山、書寫精彩的人生。”

  從教54年,辦學26年,蒲邦順先后獲得過“全國優秀教育工作者”“中國教育年度新聞人物”“貴州改革開放30年最具影響力人物”“感動貴陽教育十大人物”“貴州省興校重教十大人物”等榮譽稱號。他“堅持有教無類,致力教育扶貧”而創辦的興農中學,至今已發展成為新中國成立以來貴州省辦學歷史最長、辦學規模居前的民辦完全中學,并于2019年9月獲得“全國教育系統先進集體”稱號。

  2013年,72歲的蒲邦順積極響應貴陽市委、市政府教育扶貧的號召,舉全校之力結對幫扶黔南州獨山縣,通過異地辦學,無償輸出先進辦學思想、辦學經驗,用6年時間讓獨山縣興農中學取得“二本以上上線率96%、一本上線率66%,726名學生考上985、211重點大學,12名學生考上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的優異成績,讓原本落后的獨山縣高中教育水平一下子躍居黔南州前列,使貧困地區的孩子在家門口就能享受優質教育,改變了這個貧困縣教育落后的面貌,贏得了社會各界充分認可和尊重。

  獨山教育“蝶變”的跨越式發展,成為貴州省、貴陽市創新教育扶貧成果的一大亮點。

  2018年,在第34個教師節到來時,貴州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孫志剛在給蒲邦順校長的回信中說:“古稀之年,您依然初心不改、情系教育,在您身上所體現的教書育人的堅定志向、艱苦奮斗的創業精神、扶貧濟困的責任擔當,讓人感動,令人欽佩。”

  2019年9月20日,貴州省委常委、貴陽市委書記趙德明作出批示:蒲邦順校長的事跡非常感人,全市的校長都要向他學習看齊。

  

  初心:扶貧濟困 教書育人

  2019年3月26日,已有26年辦學歷史的興農中學,正式在地方教育主管部門登記為非營利性民辦中學。

  此舉,印證了蒲邦順26年前創辦興農中學時的初心。

  創辦興農中學之前,蒲邦順已經在四川、新疆、貴州等地從事一線教育教學管理工作長達28年。多年實踐讓蒲邦順深刻感受到:西部地區農村教育基礎十分薄弱,還有巨大的發展空間。

  1993年8月,蒲邦順在貴陽市白云區一個農家小院創辦了僅有幾十人的初中補習班,這正是興農中學的前身。他允許農家學子用糧食、蔬菜或者豬肉按當日市價抵交學費,或給貧困孩子減免學費,這個慣例,一直延續至今。

  一年后,農家小院的孩子們以優異的中考成績予以回報:43名學生參加中考,6名學生躋身全市中考成績排行榜前10名,41人考上中專。

  第二年,興農中學租用并改造企業閑置廠房作為教學樓,招收了百余名初中新生。新招收的161名中考復讀生,一年后有138人考上中專。興農中學從此在農村學子中打響名氣。

  2005年,興農中學被批準為省級二類示范性高中,有人問蒲邦順:辦學質量這么好,為什么取了“興農”這樣“土”的校名?

  蒲邦順回答:我是農民的兒子,我辦學的初心,就是讓農村的孩子通過接受教育擺脫貧窮的生活。“興農”,寓意“興旺農村教育”。

  隨著農村經濟發展,更多的農村孩子渴望進入高等學府。1996年,蒲邦順產生了創辦民辦高中的想法。他向全省每一個貧困縣的教育局寫信,誠懇地表示“愿資助農村品學兼優的孩子完成高中學業”。

  1997年,興農中學以免除學費、生活費的招生條件,面向全省招收品學兼優的農村貧困生。1997年至今,興農中學為貧困生減免學費及資助優秀貧困生的費用累計近1億元,部分考上大學的貧困學子,在大學期間仍然繼續領取興農中學給予的資助。

  在興農中學,求學愿望強烈的貧困生,總能得到蒲邦順校長的特殊關照——

  來自威寧縣的張姓學子,因貧困而輟學。蒲邦順不僅將其勸返繼續完成學業,還為其父親提供工作機會。重返校園的小張心懷感激刻苦求學,獲得全國奧林匹克物理競賽二等獎,被中國科技大學直接錄取。

  (下轉5版)   (上接1版)

  來自開陽縣的王姓學子,在離高考只有三個月時因父親病逝準備輟學。蒲邦順找到他,語重心長地說:“學校可以幫你解決經濟上的難題,但你的學習不能功虧一簣。”深受感動的小王最終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清華大學。

  

  辦學:民辦教育 貴州樣本

  2001年,興農中學正式招收的首批高中生畢業,66名學生順利升入二本以上院校,其中有22名學生考入北京大學等全國重點高校。

  從這一年起,興農中學每年都有畢業生考入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復旦大學、浙江大學等重點高校。興農中學從過去的中考補習名校,一躍成為各界關注的優質民辦高中,并迅速擴大在貴州省的影響力。到2005年,興農中學的生源已經覆蓋全省的88個縣(市、區),成為貴州省、貴陽市發展民辦教育的成功樣本。

  興農中學走上良性發展軌道,不僅歸功于各級黨委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門的正確指導、對民辦教育的大力支持,更與蒲邦順堅持正確的辦學方向以及特色教育理念有關。

  “因材施教,有教無類,補齊教育短板”是蒲邦順的主要辦學思路。多年來,興農中學高度重視幫扶優秀貧困生以及提升中等生教育質量,主要招收來自基礎教育薄弱地區的農村學生和城市里的中等生。

  蒲邦順認為,中等生教育的市場需求很大,教育好中等生,既是對教育理念、水平的巨大挑戰,又能為民辦學校提供源源不斷強有力的經濟支撐。而在同一個校園中,品學兼優的農村貧困生,則可為中等生發揮示范帶動作用。

  為發展中等生教育,興農中學從1999年以來,已建成750套可容納4500人的學生公寓、186套教師公寓以及3000多平方米的學校食堂,并以優良的待遇從省內外引進優質師資。

  同時,該校逐年加大對優秀貧困學生的扶持力度,提升農村貧困生在全校生源中的比例,僅2013年至2019年,該校為農村優秀貧困學生提供的資助費累計達8613萬元左右。

  相關資料顯示,興農中學的辦學成果中最引人注目的,不是每年都有畢業生考入全國重點高校,而是占比60%的中等生和占比20%的后進生,通過三年的學習,絕大多數人都圓了大學夢,實現人生的“第一次起飛”。

  

  教育:以愛澆灌 靜待花開

  蒲邦順辦學26年,不僅收獲了滿園桃李,更擁有了無數“蒲粉”。

  無論是貴陽市白云興農中學,還是獨山縣興農中學,校園里最大的特色,就是每棟教學樓的外墻上都寫有蒲校長的教育心得。

  比如叮囑學子要珍惜時光——“我們不能幫你追回已被虛度的年華,但我們能幫助你不再虛度年華。”

  比如叮囑教師要愛護學生——“家長只有一個孩子,孩子只有一次青春,工作的失誤可以糾正,被耽誤的青春卻無法彌補。”

  這些閃爍著智慧光芒、刻在師生和家長心上的教育心得,來自蒲邦順核心的教育理念:“最好的教育,就是實施愛的教育。”

  興農中學招聘教師的核心條件,就是要“愛學生”,對此,蒲邦順的原話是:“要愛學生,而不是做對學生沒有絲毫感情的‘知識販子’。”正是因為把“愛學生”放在教育的首位,興農中學自創辦以來,不斷探索有利于學生成長成材的教育路徑,走出了自己的特色教育之路。

  蒲邦順說:“花開有早晚,種子發芽有先后,我們從來不去埋怨花晚開、芽后發,為什么不同樣尊重學生成長有快有慢的規律呢?”

  興農中學針對學習基礎非常薄弱的學生,獨創了四年制的高中學習模式。主動選擇延遲一年參加高考的學生,在老師的耐心陪伴下,可以更好地糾正學習和生活中的不良行為習慣,在鞏固好基礎知識的前提下,更加從容地備戰高考。實踐證明,在這種“愛的陪伴”學習模式中,不少學生都實現了難以想象的自我成長、自我超越,創造了一個又一個教育上的奇跡。

  興農中學2004屆校友方某,現為貴州省某冶金設計研究院設計分院院長。中考成績僅290分的他,在興農中學高中畢業后考入四川大學建筑系。提及求學往事,他說,沒有蒲校長“不放棄任何一個可以教育的學生”的教育理念,沒有認真負責的老師,就沒有自己的今天。

  這種感受,在興農中學并不是個例。每年畢業季,興農中學校園中,總會出現一幕幕相似的感人場景——不少家長因為孩子在這里實現了令人滿意的蛻變成長而熱淚盈眶,主動向校長和老師鞠躬致謝。“低進高出”的教育成果,成為興農中學辦學成績中的一大亮點。

  蒲邦順認為,中等生面臨著精神與學習能力兩方面的“貧困危機”。如果因為一次考試失利而失去繼續求學的機會,他們今后很可能成為貧困群體。給這部分學生提供更多的求學進步空間,是一種“超前扶貧”。教育好在學生中占比最多的中等生以及后進生,更需要“以愛澆灌,靜待花開”的教育智慧。

  

  德育:感恩的心 激發力量

  德育,是素質教育的核心。在辦學實踐中,蒲邦順非常重視德育工作的具象化。

  “尋找讓學生感動的家長”,是興農中學開展多年、獨具特色的傳統德育活動之一。活動要求學生主動采訪自己的家長:我為什么到興農中學讀書?你有什么困難,是怎樣克服的?你對我有什么希望?

  一名來自下崗職工家庭的學生,在參與“尋找讓學生感動的家長”活動中體會到父母供自己求學的不易,受到很大觸動,在母親面前淚流滿面;

  一名學生通過采訪自己的母親,理解了單身母親含辛茹苦養育自己的艱辛過程,對自己過去貪玩厭學的行為悔恨交加;

  一位出租車司機的孩子,通過采訪活動,第一次了解到自己的父親每天要工作12個小時以上……

  把大話、套話轉化為看得見、摸得著的做人道理,讓學生認識到“離開家門一步,肩負一家榮辱”“離開學校一步,肩負學校榮辱”,用學生容易接受的方式、語言教育學生“先做應該做的事,再做喜歡做的事”“學會尊重他人、學會珍惜他人勞動、學會禮讓、學會相處”,成為興農中學歷年來不斷進行的專題教育內容。

  在興農中學的實物展中,曾有一件特殊的展品——一堆黑乎乎的零鈔,共計120元,這是一位以炒爆米花為生的父親為孩子交來的生活費。學校將其放在玻璃框內進行展示,就是為了讓學生們體會到父輩的辛勞與期望。

  感恩、責任、理想、抱負,在興農中學的德育中不斷得以強化、升華,當興農中學的畢業生跨入大學校門時,他們的身上已經具備了一種可貴的精神。

  興農中學舉辦十五周年校慶時,北京校友在為母校發來的賀信中寫道:“母校在成長歷程中,正在凝聚起‘自強不息,誰與爭鋒’的興農精神,這種精神必將成為我們每一個興農人乘風破浪、披荊斬棘的精神支柱。我們堅信,興農中學必能成長為一所享譽全國的著名中學,書寫中國民辦教育的光輝篇章。”

  

  教育扶貧:扶志造血 創造奇跡

  “精神的力量可以創造奇跡。”這是蒲邦順的人生信條,也被他貫穿于教育扶貧實踐中。

  2013年,按照貴陽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在興農中學調研時的指示精神,72歲高齡的蒲校長前往黔南州少數民族貧困縣——獨山縣進行扶貧式辦學。他沒有帶上教師或管理人員,而僅僅帶去他的辦學思想和辦學經驗。面對外界的疑惑,他說:“落后地區發展教育,必須充分調動本土教師隊伍的積極性、提升他們的自信心,才能從根本上實現教育幫扶的目標。”

  在獨山縣興農中學,除了校長蒲邦順以及少數幾名來自江蘇海安的支教老師,學校的副校長、中層干部以及其他任課教師全部來自獨山縣本地。2019年,獨山縣興農中學不負眾望,躋身黔南州名校行列,極大提升了本土教育自信。

  這是蒲邦順在6年前就已經預見了的結果,他從一開始就相信,獨山縣的教師完全有能力很好地完成教育教學任務。“我到貧困縣領辦高中教育,就是要解決本地學生就近入學、減輕家庭教育負擔的問題。唯有扶持起本地的教師隊伍,增強其教育造血功能,才能從根本上解決教育落后的面貌。”他說。

  在蒲邦順的努力下,獨山縣興農中學通過與貴陽白云興農中學在教育教學管理方面的無縫對接,參加貴陽市的統一考試、統一評卷,共享貴陽市的優質教育資源。

  獨山教育的“蝶變”,成為貴陽市創新教育扶貧形式的一大亮點。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教育發展與改革研究所所長吳霓,在全國多地開展教育扶貧調研活動后表示:獨山縣興農中學的改革實踐,是地方政府通過政策引導優質民辦教育資源參與教育扶貧的典型案例,是貧困地區教育實現跨越式發展的生動樣本。

  “讓我們的學校成為貴州家喻戶曉的名校,使我們的教師成為人人羨慕的教師,使我們的發展模式為貴州民辦教育發展提供有益的借鑒。”這是蒲邦順從創辦興農中學起就樹立的遠大目標。

  26年過去了,興農中學培養了近3萬名學生,取得了70%以上本科升學率、23%以上一本升學率的高考成績。30名考入清華大學、北京大學的學子,28人來自農村貧困家庭。

  時光改變了教育的貧瘠,但蒲邦順依然安貧樂道。年近八旬的他,如今仍然住在25年前由舊教室改造的房間里。他說,自己這一輩子都習慣住在校園中,永遠和老師、學生們在一起。

  有人為蒲邦順算了一筆“辦學賬”:辦學26年,興農中學共修建校舍10萬平方米,資助貧困學生近1億元,還投入4000萬元為師生們修建了學校精神文化殿堂——骍龍書院。如果少建一棟教學樓,可以讓任何一個普通家庭一輩子衣食無憂。

  蒲邦順的賬卻是這樣算的:自己當初辦學投資的成本早已收回,而興農中學的不斷發展壯大,是學生、家長、老師們共同努力的結果,辦學的收入應該一分不少地再投入發展教育。

  對于外來投資入股參與辦學的模式,蒲邦順非常謹慎,他說,不能與不懂教育的投資者合作,以避免“我要辦學,他要賺錢,志不同道不合”,背離自己為發展教育而辦學的初心。

【編輯:張偉 】關閉本頁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2019年六合图库马经300